微博@佛不怜世
QQ1207640275




热衷爬墙


JDJ/ME/DE/恺楚/1599/云信/TL/DH/嘉瑞嘉/雷嘉/Thomewt/BatSuperBat/Napollya


接约稿,一个闲人。

遇见你我是危险的;于我而言,在那个时候遇见你,对我则是致命的。

誠也:

@佛不怜世


云听鹤唳:



当然,你我所有的交往,我看不光是命中注定,而是在劫难逃:劫数从来是急急难逃,因为它疾步所向的,是血光之地。

《自深深处》
奥斯卡·王尔德


Superbat存档

你撕开了我的黑夜,也给我带来了天光。


2018/5/21

|

Bruce不知道复活超人到底是不是正确的。

Wonder Woman说得对,他不能拿未知能量的母盒随意用在超人身上,但这个来自外太空的小盒子离氪星如此之近,相对于地球而言那么近。他是如此想把那堆休眠的细胞重新唤醒,就像是在挽救儿时无可挽回的过失。他肩上担上的责任太多,似乎也……不差这一点?

——如果他召回的是座活火山呢?他从来没征得过他的允许,正如神奇女侠质问的那样,他已经长眠于此。
不会,他这样做是为了地球,为了人类。地球危在旦夕,而人们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救世主。他不具备这个光环,他是个凡人,他适合计划那些Plan ABC。他告诫自己...

新年快乐,关注的宝贝们谢谢啦。祝你们鸿福齐天。

我眉眼带刀。

歌雀草。:

致风华。

乍起锋芒,雀尚睡时,刀鹰惊寒。取一蛊烧灼桃花,直教青山绽血。枉捧三千明珠,莫拂明月相思意,夜下竹林,风响,侠客行。
第一刀,撕裂黑暗。
我独听风雨凄恻,独怜通明烛火,独望青云梯。只眼冷看既往风霜,几人呵,坠我情,弃我而去。辗转反侧,度日如年。
莫是我不解风情,难尝共识之乐?终焉,云逝矣。
于云端寻鱼,塘底探雀。终闻刀光。

秋意扫,循晨光而归。鸿门裂人心,破衷情。我无意参谋,却败于偏颇。若入前朝,恨不能溺酒吟诗终日狂于野。寄情于何?何意如我。呵。
第二刀,斩断前尘。
无可藏身之痛,坦荡必经之苦。谁堪看明日黄花?怜你切身感同身受,我又如何不曾落泪。然,血于...

《夜奔(下)》云信ABO

文注①文中长坂坡未按史实记载,属于非史向篡构,一切只为秀恩爱。
②ABO设定,A天乾B中庸 O地坤。


上章点我

--------------

自水池里那一晚,两人仿佛达成默契般,绝口不提此事。

韩信不仅不理赵云,甚至连碰都不愿碰触一秒。诸事敬而远之,尤其是自己出征前的那次军事商讨上,赵云抬臂欲执樽,没想到肘部一横点到韩信腹侧,惊得韩大将军直接起身,如惊弓之鸟般烁目狠狠扫向自己。

……他干了什么吗?

不仅如此,韩信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矛盾,一副猛虎欲咬的恶样,令人不快。就好比,训兵场上自己去指点一二,背后总有双眼睛紧盯自己不放,实在是拘束极了,他才疑惑的回眼,而韩信早已迅速地把目光移...

《夜奔(上)》云信ABO

文注①文中长坂坡未按史实记载,属于非史向篡构,一切只为秀恩爱。
②ABO设定,A天乾B中庸 O地坤。


------------------

谁也不清楚韩信是天乾还是个中庸,反正,无人敢提他是地坤。

其实刘邦疑韩信,并非一日之久。刚拜他将时,韩信不仅有楚人前忌,况军中早已谣传韩将军是地坤之身,惹得刘邦日夜心神不宁:让一介地坤统御三军,成何体统?韩信之后徒手撂倒一名军中早有威望的天乾,流言才日渐止息。这野闻,刘邦听在耳里,虽不言,却也心中疑重甚深。

而现在,刘备正一点点地挑起他的疑虑。

紫冠碧发的汉王靠着软垫,执黑子,良久未定。而此刻,对面的汉室后人捡了个更不正经的坐姿,翘着二郎腿,随

3.13 Repo for 《夜奔》

!!!!!!!!!!!!!!!

歌雀草。:

给《夜奔》的repo。

注意事项:
1.本来是想写长评来着,但感觉还是很短,干脆写repo。很主观,全篇建立在“作者是我亲友所以她写的东西我都喜欢”的基础上。
2.第一次写,可能有些地方不周到,欢迎指导。
3.专门买了本子,给你增加销量了噢。
4.表白齐唐一万遍。

正文开始。
-
    是两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之间的故事,一切文字都显得骁勇善战。陈述沉稳庄重,我向来喜爱半文言的叙述方式。感情契合锋利,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——尽管是从一场针锋相对而起。
    韩信的地...

《封疆》

 

给我云的绑专贺文。

泡了半年的赵云,还是林北最好看,嘻嘻。

 

-

 

天将明。

 

韩信从梦里恍惚转醒,乍起一身冷汗,他坐起来,闭眼想去捞自己平日的佩枪。

结果碰到一弯臂膀。

 

那人身形轻捷无比,只消这一碰就轻车熟路地反捉住自己的手,蜷起指尖握在手里,不时地揉搓,明显是整装待发,刚想下榻,却被韩信扰了步伐。桌几上的灯烛还未挑醒,一切轮廓

都暧昧不清。

“有没有什么凉粥给我润润嗓子……唔,醒了。”他打着哈欠,眼角攒出莹莹水光,对方从地下捞起不知蹂躏成什么模样的亵衣,丢给他,他摸黑找着襟口就往背上披。也不知是扯到了...

《不忠》邦信。R18限制级。

给我喜欢的太太@Taxi boy 的邦信。


以下试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。韩信,他叛了。



被推搡至厢内,臀肉吃痛,大约是撞到横杆,一片酥麻。一双臂从身后围了上来,抵到他退无可退,强势过千军万马。

就是身后这个男人,虽不在眼前,仍念及心底。



“刘邦。”



话音未果,韩信是被逼急了,无端扣给他谋反的罪名,谁能忍受?他想偏头解释,发束被刘邦扯到手边,齿咬着耳,是耳鬓厮磨的假相。

“雏儿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微博图链接:长微博


谢谢观赏。

《俗》(云信,带肉糜。)

给 @幽云十七  跳跳力不足 & @无涯 的点文。

分级R15。


《俗》


赵云醒来时,是四更已末。


拂晓前的营地里还没什么人声,原本影影绰绰的人影,是守卫轮岗。昨夜庆功宴的酒气还未散尽,主营的灯火依旧亮如白昼。他想起一个时辰后,刚好要去轮值。换做以往,他定要再早起一个时辰,先去猎场那练枪的。

想到这,他才转头看向身边依旧睡着的韩信。


宿欢后的痕迹从韩信的肩胛骨轧出了一道红痕,裸露出的肌肤更是狼藉遍布,斑斑点点的全是吻痕和齿印,有些还被赵云的指勒出了淤青。愧疚还...

1 2 3 4
© 佛不怜世 | Powered by LOFTER